陈跃  

80岁的老妈说,自己岁数大了,不能旅游走远路爬山啦,扬州蛮好的,六处跑跑就好呐。

我说“行”!——我私下想,陪老妈逛扬州,一方面可以锻炼她的脑力,看到新鲜玩意儿她自然要思考;另一方面可以锻炼她的体力,腿脚结实了,病痛就会躲的远远的——于是,扬州城的探访客里,有了一对年纪最大的文艺母子。

每个周六或周日的上午,我必然要空出半天时间陪着老妈,去往扬州城的大街小巷、边边角角去游玩。前两年,扬州致力于城市公园的建设,我们把大大小小的公园跑遍了,还有那些新开业的商场、新开辟的景点、新布置的展览……那些地方,以携手的青年男女和推着婴儿车的年轻爸妈为主体,我们这对岁数加起来有130岁的母子显得格外引人瞩目。

我坦然地搀着老妈,并不在意别人的“异样”眼光。咋地,你们遛娃我“遛”妈嘛!

疫情之下的2020年,我们出行的次数明显少于往年,可是查查备忘录,我们母子还是有三十多次的同行时光,可分为以下几类:看博物馆美术馆、听音乐会、访友、访园、访馆、参加文艺活动。

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,扬州的文艺范儿可是足足的!我们可以在家门口看到中国最好的或是最富有特色的展览,在博物馆我们看过晋江年画展、扬州通草花展、西夏精品文物展、贾全忠全形拓展等;在美术馆看了张孝群中国画作品展;在音乐厅听了榆林•扬州曲艺交流展演、长三角非遗曲种优秀节目展演和第二届扬州书会;我的好友们,也在成全着我的孝行,诗人布兰臣邀我们去他高邮的千纤草玫瑰园看春光,茶人一得邀我们去他李典的农舍享用带着露珠的鲜蔬,设计师红梅邀我们参观她在小秦淮河畔构筑的新居;好友的私园也向我们敞开了大门,如运河畔的武静园、仪征乡野的边湖、江都的天匙园;一些新馆亦留下了我们的足迹,邗文化博物馆、大运河与海丝展示馆、吾城记城市记忆馆,在对扬州的热爱程度上,老妈一点儿也不逊于我的虔诚!

而文艺活动让耄耋的老妈重返年轻与活力,仁丰里创意集市上,她收到了我好友赠予的两盆鲜花;润德菲尔庄园主办的诗文大赛颁奖现场,她目睹着儿子我举起了诗歌二等奖的奖杯;2020年的最后一场母子活动,是12月27日下午,我应邀在北京新东方扬州外国语学校进行了一场《扬州是个好地方——当城市遇见运河》的演讲,坐在第一排的老妈,看到自小讷言而怯场的儿子在近千名师生面前,轻松而幽默地讲3200公里的大运河和2500年的扬州时,眼中泛着久久不落的泪花……

事亲以敬,美过三牲。小时候的我,总是由母亲搀着讲故事给我听,今天,你老了,我搀着你走,由我讲给你听!


责任编辑:煜婕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